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关于我们> 陈总访谈

打造中国高端特种水产饲料航母型集团股份制企业
来源:中国水产频道        责任编辑:王茂锋        发布时间:2012-12-18        浏览:2656

 

福建天马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庆堂

今年的天马(全称“福建天马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于陈庆堂来说特别有纪念意义,董事会提出了“二次创业”,计划把天马推进资本市场,并定下了四年行动计划。

陈庆堂做的事情跟大多数饲料老板不一样,就如汽车行业有人做宝马奔驰,也有人做奥拓吉利,而天马做的是饲料中的“宝马”,每吨平均售价超过万元。陈庆堂想用“高端”这个标签,将自己所从事的行业与大众饲料行业区别开来,但可惜国内水产行业还没有“高端”这种说法。这不重要,如果成功上市,想来资本市场会分辨出天马的特别之处,因为这个饲料行业的毛利润率高于普通的水产和畜禽饲料。

与企业做大靠规模取胜这种思路不同,陈庆堂走的是精而细,看的是毛利润的高低,截然不同的两种运作心理和发展模式。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水产行业,论规模而言大企业肯定少于中小企业,因此中小企业的脱颖而出往往更具实际上的励志和指引意义。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福建饲料企业一度引领整个华南水产饲料市场,但目前似乎更倾向于“天马”式的行进。天马在作为我们透视福建饲料企业发展足迹窗口的同时,或许也能为一些在大企业规模化夹缝中生存甚至看不到未来的中小企业一点信心。

精而细的饲料行业

FAM:天马以高端水产饲料产销为主,您能否为我们描述目前国内高端水产饲料市场是怎样一种竞争格局,以及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陈庆堂:天马是国内首批通过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CIQ)高档鱼类和种苗所使用的饲料产品出口日本备案的中国高端特种水产饲料生产企业,以鳗鲡、大黄鱼、石斑鱼、海参、鲟鱼、甲鱼、鲆鲽鳎等的高端水产饲料生产、销售为主,其中鳗鲡配合饲料产销量居世界首位。此外经营业务还涉及国际贸易和生物工程领域。

国内水产行业没有高端这个用词,但我们跟日本、欧洲等国家对接时,他们都有高端水产饲料这种划分,比如,日本的日清饲料、智利的北欧玛饲料等,所以按国内的情况应该称我们的饲料为特种水产饲料。这个产业的企业是做精而细,与广东饲料同行做规模化是有所不同的。

目前国内高端水产饲料或者说特种水产饲料产业的发展,仍然还处于初级阶段,对饲料的研发比较滞后。比如,现在使用的石斑鱼饲料每年进口量还是很大,大部分从东南亚及台湾等地进口,主要还是国内饲料研制这块比较粗,不够精。从饲料应用的角度来说,多数的特种水产还是在用冰鲜小杂鱼喂养,饲料的使用率只有20%左右,因此市场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

整体来讲,我们所做的高端特种水产饲料业目前同质化程度还比较低,主要依靠科技自主创新。迄今,天马集团先后申请发明专利42项,已获得授权发明专利22项,仅今年就新增了9项授权发明专利,发明专利位居同行业前列。

FAM:您最初是做虾料,为何后来天马会主攻鳗鲡等特种饲料?

陈庆堂:我应该是国内最早做虾料的那批人。1988年左右我在福建一家台资企业从事虾料的生产和销售,当时几个人开着一辆小货车从福建沿途出发经广东沿海一直到海南,把中国第一批虾料免费供给养殖户试用。

从海南回到福建的途中,我发现鳗鱼产业不错。当时饲料全部从日本进口,平均一吨要3万来块钱,我们觉得这个产业大有可为。同时,1990年前后华南的养虾业因病害泛滥已出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也促成了我后来转做鳗鲡饲料。虾料产业现在同质化非常厉害,这样的情况下产业规模是可以做大,但利润可能就有限,空间相对较小。我们做的这个产业,规模虽然不大,但利润还不错。

确定要做鳗鱼饲料后,我们拿日本的鳗鲡料分析,请了一些国外的专家来做研发。1991年我们的产品就出来了,试验效果比日本的鳗鲡料好。我们用了差不多3年时间来推广产品,把日本的日清、富士等品牌饲料挤出了中国市场。更让我们自豪的是,我们的产品还卖到了日本。

从国内的情况来看,天马走在鳗鲡饲料行业的前沿。日本的日清在微粒子配合饲料上统治了全球市场七十余年时间。天马的微粒子配合饲料成功研制后,结束了我国微粒子开口饵料只能依靠进口的历史,彻底解决了困扰业界已久的红虫喂养问题,实现了鳗鲡养殖全程配合饲料化。同时,我们的微粒子配合饲料部分指标已超过了日清,处于国际先进水平。

FAM:从天马的角度来看,国内鳗鲡饲料行业没有一个真正的竞争对手?

陈庆堂:竞争对手肯定是有的,我相信未来会有企业做得很好。我们也在不断努力,以“天马”、“健马”为核心品牌,导入ERPISO9001ISO14000ISO22000等先进的管理体系,创立天马集团独有的集团化创新型管理体系,强力推进品牌发展战略,调整产品结构,不断推出安全、高效、环保的高端水产饲料产品。

2012年是天马出产品最多的一年,在产品研发和应用推广上,我们的策略是“经营一代、研发一代、生产一代、储备一代”。现在做出来的产品,我们准备明年推向市场。相信明年高端特种水产料市场会有一个大的变化。

FAM:鳗鲡配合饲料作为天马主打产品之一,而鳗鲡资源缩减致使中国鳗鲡养殖产业发展遭受瓶颈,您怎么看待中国鳗鲡养殖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陈庆堂:现在鳗鱼种苗按地域来源划分有日本鳗苗、欧洲鳗苗、美洲鳗苗鱼等,国内主要养日本鳗跟欧洲鳗。日本的鳗鱼苗种人工孵化技术走在世界前列,但还未能大批量生产,因此鳗鱼苗种还是依靠天然捕捞。目前日本鳗苗种的捕获量越来越少,从高峰期的100多吨下降到现在的20多吨,资源迅速衰竭。根据我们的统计,欧洲鳗的苗种还是很丰富的,不过种苗的保护也还是需要。

整体来说,鳗鱼产业的发展主要是种苗的制约,这是一个瓶颈。但是我认为中国的鳗鱼产业发展前途还是光明的,现在新的鳗鱼养殖品种又开始慢慢增多。欧洲鳗的引进促成了鳗鱼产业的第二次变革,能够推动鳗鱼产业第三次变革的,我认为可能是太平洋双色鳗和花鳗,但需要更多人去研究和了解。

在鳗鱼方面,天马对自己的要求是“内练素质、外树形象,积极主动、有所作为”。我们会积极主动走出去,跟国外同行对接,寻找更多的资源、学习更多的经验回来,然后提供给业界。

鳗鱼产业是个不错的产业,在国内有很大的消费市场,出口量也很大,但需要政府以及科研机构的长期投入和研究,单纯靠企业并非长久之计。

上市是二次创业

FAM:天马现在采用“五大一中心,九大事业部”的经营模式,为何采用此类模式?

陈庆堂:“五大一中心,九大事业部”,即建立“财务、科技、原料、销售、生产管理”五大公司和一个人力资源中心,并在浙江、福建、江苏、上海、广东、广西、两湖(湖南、湖北)、山东(辐射到东北三省)、海南省成立九大事业部。事业部的划分是按照特种水产饲料的产业特性,基本能够辐射到全国的沿海线。

企业经营到这个时候,就需要进入到一个专业化管理和生产的阶段。成立“五大一中心,九大事业部”,企业可以统一采购、统一结算、统一研发、统一销售和统一管理,这样管理成本较低,一套研发、一套采购大家都可以使用。现在天马的生产跟销售已基本分开,这样便于专业化管理。

我们成立的九个事业部,每个事业部下面包含有5-10个经营部、1个工厂、1个财务结算和1个后勤保障部门,自负盈亏,形成4P的管理概念。

FAM:在企业的发展规划中,您也提到将天马打造成中国高端水产饲料航母型集团股份制企业,之中的“航母型”该如何理解?

陈庆堂:我是有这个愿望,也是想设定企业的发展目标,希望把企业越做越大,跟航母一样。航母的意思不仅是规模上比较大,也体现在企业的销售战略网上,要在国内的沿海线上全面推开。公司现在做的“五大一中心,九大事业部”也是往这方面走,这是我们二次创业的战略规划。

FAM:天马还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很热衷办一些比如鲟鱼、大黄鱼、鳗鲡等产业发展论坛,您是以什么心态做这些事情?

陈庆堂:我从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做水产行业,一直做了二十来年,天马现在也做一些其它的相关产业,对于水产业我一直有一个情结,难以割舍。我们刚从业水产饲料的时候,这个行业一切等于零。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将和更多的人一起努力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做这个产业发展论坛是因为产业缺乏信息的沟通、技术的沟通,产业之间缺乏互动,会使产业的发展受到一定阻碍。我们需要一些产业论坛来进行技术和信息的交流,引领大家共同来促进一个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我觉得产业发展论坛还是需要的,以后也会努力做得更好。

我们也开展“保姆式管理零收费”的全方位服务,组织专家随时与客户沟通,保持联系,给予专业及时的技术指导。

FAM:天马今年已列入福建拟上市企业名单,您怎么看待上市这件事情?

陈庆堂:应该说上市是天马发展的一个阶段。天马的“二次创业”,有个四年行动计划把天马推进资本市场。2012年是启动年,2013年是提升年,2014年是跨越年,2015年是我们的决胜年。我们四年行动计划的目标是销售收入翻番,能否实现我们拭目以待。

上市是一个门槛,但我们对自己有信心。不管是否能上市,朝上市的方向走,让企业更规范、更好地发展我觉得挺好的。企业发展不是说非得上市才能做到什么程度,只是快慢问题,能上市,企业发展速度就快一点;不能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相对而言,我们所从事的饲料行业毛利润率较高。我相信如果天马上市成功后,会改变资本市场对饲料行业低毛利率的看法。我觉得天马的“二次创业”,业界可以期待下,应该能看到一个跨越式发展的天马。

       / 中国水产频道 唐东东